副部和下属同谋欺瞒中央巡视组,出了大事

admin 2018-03-01 17:12

河南省委常委陈雪枫得知中央巡视组要来后退赃200万的情况,现在,欺瞒中央巡视的新案例又出现了。

2015年8月,武钢集团董事长邓崎琳落马,中纪委通报他“干扰、妨碍巡视工作,对抗组织审查”。中央巡视组进驻武钢期间,邓崎琳正是在武钢副总经理张翔的配合下干扰巡视工作的正常进行,一名纪委工作人员说。

中国裁判文书网的两份判决书显示,张翔不仅帮助邓崎琳干扰巡视,自己还搞“小动作”,企图欺瞒中央巡视组和纪委。

2006年,张翔与其妻吕双丽共谋,以岳父要在北京买房为名义,向天津世通钢铁公司总经理陈国正索贿60万。

2010年初,张翔拟竞争武钢集团副总经理职位,担心陈国正所送的60万元事发,于是与陈签订了一份虚假售房协议,内容为将两套房产出售给陈,以售房款冲抵所谓60万元借款。2011年9月,张翔如愿升任武钢集团副总经理后,找陈国正要回了该协议和两份售房合同。

2015年,中央第十三巡视组巡视武钢集团期间,张翔与吕双丽又担心事情败露,向武钢集团纪委汇报时谎称陈国正所送的60万元是借款,已于2009年归还,并写了一份书面情况说明上交给武钢集团纪委。随后他们约陈国正见面,商量串供。

不仅如此,2011年,陈国正全权委托吕双丽代为出售一套房产。房子卖出后,陈表示由吕双丽将30万元售房款收下,不用交给自己,以后再说。后来吕双丽将事情告诉张翔,张翔表示同意。其实双方心照不宣,所谓“以后再说”不过是行贿的托辞。

据媒体报道,张翔曾被举报向邓崎琳行贿100万元,因此得到重用。

副部和下属同谋欺瞒中央巡视组,出了大事

中纪委通报,邓崎琳将政治纪律、组织纪律、廉洁纪律、群众纪律、工作纪律、生活纪律“六大纪律”统统违反。这在高级干部中实属罕见,因此被称为“六毒书记”。

在用人上,邓崎琳大搞小圈子,他一手栽培所谓的“八大金刚”,自己俨然以江湖帮派的老大自居。他甚至在一次公开会议上说,武钢涌现出“八大金刚”,是企业人才梯队建设的一个成效。

在武汉的高级宾馆,邓崎琳常年包有高级套房。他与“八大金刚”以及一帮朋友经常聚会,酒宴与牌局往往持续到凌晨。

除了张翔,武钢另一副总经理孙文东也是邓崎琳的“左膀右臂”。长安街知事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发现数份判决书,显示孙文东多次受贿,金额高达1183.9万元。其中,有500万是孙文东主动索贿,用以买官,有200万是孙文东居中介绍,让行贿人“帮助”他的哥哥。

目前已知给孙文东送钱的共6人,具体情况分别为:

武汉超高工程技术有限责任公司法定代表人武东生,行贿500万,

河南省许昌市恒源物资有限公司董事长靳某甲,行贿230万;

海南东汇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李某,行贿200万;

湖北星明工贸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吴志杰,行贿100万;

武汉生资燃料有限责任公司兼董事长刘某甲,行贿51万;

武钢集团国际经济贸易总公司综合处处长毕某,行贿12.9万。

在以上六起案件中,行贿人大多是为了和孙文东搞好关系,请孙为自己的公司介绍业务。他们以春节拜年、日常探望为名义,或请孙吃饭、或直接上门,找机会将装有数十万上百万现金的袋子送给孙,而后者往往“客气一下也就收下了”。

据判决书披露,2008年初,海南东汇公司总经理李某前去武钢办事,期间孙文东找到他,主动提出自己的哥哥孙文秀生活困难,要求李某提供帮助。李某与武钢有业务往来,一口答应。

很快,孙文秀与其女婿刘某成立了一家空头公司,表面上与李某做煤炭代理生意,实际上白白拿了200万元代理费。

据李某供述:我与刘某签订的煤炭代理协议实际上是个借口,这件事情是孙文东主动要求我跟他大哥做生意,实际上是要我送钱给他,协议本身就是虚假的。我实际上是按照孙文东的要求,通过他哥哥孙文秀给他送钱来感谢他,以这样的形式送了他200万元。其实我和孙文东都知道,这样可以掩人耳目,防止今后出事。

2012年,时任武钢集团鄂城钢铁有限公司总经理的孙文东,为谋求武钢集团副总经理的职务,向武东生索要巨额现金用来疏通关系。

武东生为了感谢孙文东对他生意上的帮助,于2012年4月凑了300万现金交给孙文东;2013年7月,他又分两次转账200万,帮助孙文东“买官”。

这500万最后都给了孙文东的下属张某,用来疏通关系。武汉钢铁股份有限公司公告显示,孙文东于2013年10月25日被聘为武钢副总经理。

孙文东曾在审计中被查出有问题,邓崎琳却将他调离武钢总部,到鄂城钢铁公司任总经理。2015年4月13日晚,中央第十三巡视组对武钢专项巡视还没结束,孙文东被突然宣布涉嫌受贿罪而刑事拘留,这也成为邓崎琳即将落马的信号。

中纪委的通报中还指出,邓崎琳长期搞迷信活动。他的“大师团队”中有一名自称在武当山修行多年的人。有一段时间,邓崎琳签字时会刻意将“琳”写为“林”,据说这是得益于该“大师”指点,认为把左边的王字旁去掉,会有利于运势。

这名“大师”一手操办了邓崎琳祖宅、祖坟的修缮工作,为此耗费资金上百万。这笔钱,最后由邓崎琳的弟弟支付。

据媒体报道,邓崎琳的弟弟、儿子以及情妇各自注册了公司,这些公司均与武钢集团有业务往来。这些人利用邓崎琳的关系,“武钢采购什么他们就卖什么,而且价格普遍偏高。”

2017年5月31日,广东佛山中院公开宣判邓崎琳受贿案,认定其指控受贿超5500万。对邓崎琳以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,并处罚金人民币500万元。


点赞: